封面评论 | “储户红码”事件从严问责,用权边界从来不可模糊

封面评论 | “储户红码”事件从严问责,用权边界从来不可模糊插图

此前引发持续关注的“河南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被强行赋红码”一事迎来了新的进展。6月22日下午,据清风郑州官微消息,经查,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张琳琳,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安排相关人员对储户在郑扫码人员赋红码。目前,当地已决定对涉事人员进行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央视)

全民注目、各方追问之下,“储户赋红码”事件,终于有了个交代。这份最新的调查通报,信息量巨大。其中既说明了此事的来龙去脉,更是指名道姓、问责到人。诸如“法治意识、规矩意识淡薄”“典型的乱作为”之类的措辞也不可谓不重。始作俑者被撤职、警告、降级种种,也纯属咎由自取了。对于这起影响极其恶劣的“案例”,唯有严肃追责、严厉惩戒,方可以儆效尤,方可平息质疑、重建公信。

郑州方面的通报,基本说清了“事实”,对背后的“动机”却语焉不详。冯献彬、张琳琳,到底是基于何种原因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是受人之托还是纯粹为了自己履职方便?毫无疑问的是,给储户赋红码的操作,必然会限制其正当的维权行动,相当于是将之画地为牢了……这表面上看是为了维持秩序,实质上已是让公共治理力量介入到了民间的商业纠纷——如此这般,把公权捆绑于失信银行一方,这不是摆平矛盾,而只会激化矛盾。

很多时候,公职者被眼前的、具体的“治理目标”冲昏头脑,急功近利、无所不用其极。这种短视的、效用至上、唯结果论的“用权观”,必然会衍生出一个后果,那就是把手中的职权工具化、混杂化、扭合化,而枉顾不同职务权力之间原本的“防火墙”和专业界线。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本职工作当然有“维护稳定”的义务,又恰好兼管防疫手握“赋码”大权,自然而然不自觉地就把两者混为一谈、借力打力了。而若是跳出这种个人化的“小盘算”“小聪明”,所有人都明白,健康码与储户,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健康码”的专属、专用,必须有专门的刚性机制予以守护,而绝不能再因为某位“现管者”的一声令下就枉顾规则、任性赋码。任何人为干预赋码转码举动,都必须留痕备查、都必须交叉复核。健康码一码归一码,公共治理亦该一码归一码。特别是在跨部门、跨领域的联席工作机制下,“身兼多职”的负责人,更该注意边界、避免越线。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