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日本政治学教授:右派难有安倍式人物,或将由此分裂

7月8日的奈良枪声给日本全国带去了强烈震荡,随之而来的余波开始隐隐撕裂这个社会。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安倍loss”一词在各界被频频提及,意指重要事物消失时的丧失感。然而,由于“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简称“统一教”)牵涉刺杀案情,日本政界人士与教会不为人知的关系网被层层剥开。同时,日本政府决定全额国费为安倍举行国葬,又激起国内舆论分裂。多重疑点和矛盾伴随着日本这个夏天的热浪翻滚。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0日,日本东京,选民在投票站进行投票。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0日,日本东京,选民在投票站进行投票。视觉中国 图

尽管日本自民党在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却因安倍事件而再次掀起风暴。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执政基础得到进一步巩固,本应在选后获得更大政策自由度,如今不得不面对保守派议员“继承安倍遗志”的呼声。

安倍离去,是会给日本政界笼罩一层“遗志”的阴影,抑或是冲淡原有的保守色彩,这不仅考验岸田文雄的谋略,也在迫使自民党内的各个派阀做出抉择。近日,日本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晃一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日本右派中可能不会再出现像安倍一样的人物,并可能由此分裂。而岸田文雄获得了更多施展空间,前提是解决如何“稳住”右派的难题。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4日,日本东京,在日本执政的自民党总部,人们在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设立的纪念区献上鲜花后祈祷。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4日,日本东京,在日本执政的自民党总部,人们在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设立的纪念区献上鲜花后祈祷。视觉中国 图

岸田主导权仍面临挑战澎湃新闻:

安倍去世对日本政坛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中野晃一:

显然安倍突然去世这件事是影响重大的。迄今为止自民党内的主流派系,虽然不能确定势力是否过半,但坦诚而言,还是右派拥有最大影响力。

安倍在右派中是毫无竞争对手的绝对领导者,当他突然去世后,谁能成为党内右派的领导人成为问题。当然安倍派本身也会选出领导者,但要注意,安倍本人在本派之外也具有相当的影响力,虽然不是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那样具有超党派影响力的人物,但也是颇具名望的右派政治家。

回到谁会成为安倍后继者这个问题上,我个人认为右派中的各个派系有分离的可能性,即最终大家不会再像之前一样围聚在某一位领导人物左右。

另一方面,安倍是因刺杀去世,自民党内希望无视或者摆脱这件事与统一教的关系,不过,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还是存疑。

日本在关于统一教方面的报道还是不充分的,仅限于对此事有了解或者感兴趣的民众才会关注。如果是左派的人刺杀了安倍,那么对左派掀起的声势浩大的攻讦反过来会加强右派的势力。统一教是极端反社会的组织,虽然不能因为嫌疑人山上彻也的过往人生而原谅他刺杀安倍这件事,但他的悲惨经历无疑也引发了许多民众的同情。

现在自民党内,特别是右派中,像前政调会长下村博文这样和统一教有联系的人还是很多。因此右派在对统一教的态度以及与教会的关系方面,曾以安倍为首的党内右派无论怎么做都会遭受批评。

为了不因此置于被动地位,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要以国葬方式下葬安倍晋三,并且尽量神化安倍,即使安倍去世也要遵循他(生前)的意思。

澎湃新闻:

安倍曾被认为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岸田政府的政策,如今安倍去世,岸田的施政风格是否会发生改变?

中野晃一:

岸田文雄因为安倍的去世而获得更多施展的空间。所以,如果是政治家的话,应该会希望抓住自己掌握主导权的机会。比如提出国葬也是如此,为了对安倍表示尊敬、为了让右派认可自己是安倍的接班人,但此后我想岸田文雄不一定愿意被安倍的影响所束缚。他会想方设法压制右派,在分裂右派的同时巩固自己的权力基础。

此前,岸田在依赖安倍晋三的同时也在依赖自民党副总裁麻生太郎。但是,随着安倍的去世,麻生的影响力也在增加。迄今为止作为日本政界的支柱型人物安倍不在了,而麻生是岸田后继者中最有存在感的一位。有一点是因为麻生和岸田本来都是宏池会这个派系出身,曾经提出大宏池会构想,把麻生派、岸田派以及谷垣集团聚在一起,这样势力就超过了安倍派。

虽然原本就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由于安倍生前和麻生关系很好或者说是合作关系,麻生不可能去做那样的事情。现在安倍不在了,虽然麻生也已经80多岁了,但在引退之前以岸田为中心,在自己周围建立大宏池会,从而掌握支配自民党主流的权力——他如果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而待麻生引退之后,如果河野太郎想要接替他,很多人会有意见,非常有影响力的人选则是自民党前干事长甘利明。

此外,日本前首相菅义伟,还有现在率领第二派系的自民党干事长茂木敏充等等,这些人都想要在其中分一杯羹。所以在今年9月上旬,也就是为安倍举行国葬之前,日本要进行的内阁改组和自民党党内高层人事调整会备受关注。

对于岸田今后如何打算,我想在这个阶段就能看出来了。当然内阁人事调整的时候遭遇反对,之后又爆出丑闻,周刊杂志上出现新任命者的各种问题而导致人事调整失败的事情也不少。

澎湃新闻:

岸田此次改组会尤其顾及右派的感受吗?

中野晃一:

从岸田的角度来看,此次内阁改组能否顺利进行是他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如果改组能够顺利进行,说明当安倍离开的情况下,岸田能掌握相当大的主导权。但如果出现右派的势力反弹,或者任命者由于丑闻而被迫辞职的情况,就说明岸田失败了,这也会导致岸田自身的支持率下降。考虑到今后的发展情况,我想此次内阁改造还是很关键的。

目前也有让菅义伟担任副首相以维护岸田政府的安定的说法。安倍生前和菅义伟的关系比较亲近,所以也有人说,让菅义伟站出来有牵制右派的意思,这样的话岸田政府也能安定下来。但还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怎么样。

高市早苗的动态也是需要关注的重点之一。她虽然不是内阁成员,但也是自民党政调会长。不过高市和岸田到底非一路人,(我)虽然不了解岸田的想法,但他不会和高市联合这一点是确定的。

考虑到高市曾经只有安倍的支持,她目前也不属于自民党内任何派系,因此高市存在被排除在外的可能性。在安倍派今后的争斗中,岸田可能会挑选对自己更有利的人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被选上的话,可能会出现反戈,现在萩生田光一进入了岸田内阁担任经济产业大臣,他今后是维持现状还是会被换到更重要的职位不得而知。

不管怎么说,内阁改组之后,权力斗争还是会继续。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1日,日本东京,日本第26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召开记者会,表示将继承前首相安倍晋三的“遗志”,致力于解决修宪以及日本人遭绑架等难题。人民视觉 图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1日,日本东京,日本第26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召开记者会,表示将继承前首相安倍晋三的“遗志”,致力于解决修宪以及日本人遭绑架等难题。人民视觉 图

对统一教的追查或影响安倍派澎湃新闻:

如果是这样的话,麻生能成为与安倍影响力比肩的政治家吗?

中野晃一:

我并不这样认为。虽然麻生本人立场偏右,但麻生派中也有持自由主义立场的人。在这些人看来,麻生就是最高顾问,就像现在森喜朗的角色一样,作为前会长也在发挥作用。由于安倍本人年富力强,所以此前还是安倍掌握着最大权力。麻生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了,他相当于挂名荣誉职务,应该不会再担当重要职位。

澎湃新闻:

当前,日本国内对于为安倍举行国葬的舆论争议不断,是出于什么原因?

中野晃一:

最初全国上下对于安倍遇刺是震惊、同情、悲伤的情绪,但是当政府决定全额国费举行国葬时,就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这是自1976年吉田茂之后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即使是针对吉田茂国葬也曾有过争论。

对于安倍政府的表现,我认为舆论是分裂的,尽管有很多人支持安倍,但是强烈支持的人并不多,反而是有一些强烈反对的人,例如指责他谎言连篇、逃避责任等。民众对于国葬的不满意见可能也会对岸田政府有影响,例如,若有外宾来参加安倍国葬,国内反对声高涨,也许会出现类似于东京奥运会时的舆论氛围。

澎湃新闻:

安倍去世之后,他的影响还会持续多久?

中野晃一:

有两件事需要考虑,一个是统一教的问题要追查到什么程度,我想这很重要。

统一教从安倍外祖父岸信介那时起,然后到安倍晋太郎,再到安倍晋三,已经与安倍家族有很深的牵连了。那么和安倍亲近的人以及想和安倍亲近的人还是和统一教有所联系,如果因为这样受到批评而动摇的话,对安倍本人的认可和这种牵连关系的理解还是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但是,如果反过来隐藏这些丑闻,并阻止安倍的负面信息进一步发酵的话,也许还能保留安倍的影响力。

还有一件事是在美中关系紧张的情况下,美国允许岸田政府转变方向到何种程度,岸田自身想要达到什么程度。日本还是夹在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大国之间,而且目前美中紧张局势还在加剧,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美国来说,不管谁是日本首相,或者是否修宪都无妨,最重要的是提高军备,例如把防卫费翻倍。岸田政府是否会因为有美国在背后支援就对中国表现强硬姿态,现在还无法明确。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到底是什么态度,也是有影响的。在辞去首相之后,安倍作为右派,极力对台湾问题进行煽动。那么在安倍不在的情况下,岸田能否再重启会面,与中国好好面对面地交谈,降低两国紧张氛围呢?

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被认为是友中派的人,当然他和美国也十分亲近,考虑到经济上的互惠关系,他还是会和中国开展良好的外交关系。如果岸田和林芳正有此意图的话,美国对此会怎么看?对于美国支援日本防卫强化、强化安全保障推进到什么程度,岸田在安倍离开后是否能获得施展拳脚的空间,这点暂不清楚。

当地时间2022年7月22日,日本东京,日本市民团体当天冒雨聚集在首相官邸前,抗议政府为前首相安倍晋三举行国葬。人民视觉 图

当地时间2022年7月22日,日本东京,日本市民团体当天冒雨聚集在首相官邸前,抗议政府为前首相安倍晋三举行国葬。人民视觉 图

“右派对中国是实用主义”澎湃新闻:

赢得参议院选举之后,岸田政府在未来的三年内不会再进行选举,今后是否会对中国缓和态度?

中野晃一:

我认为是有可能的。但还是要看究竟会到何种程度。右派对韩国有意识形态的偏见,但对中国是实用主义。中国是大国,日本近代以前也学习了中国文化,这一点应该是众所周知的。我认为考虑到中国的国力,考虑到今后两国的发展,中日两国还是应该好好相处下去,这一点我想是广为认同的。

日本要与中国好好商谈,双方一起转变态度的话,事情应该会有转机。右派或许会因为安倍的离开,不再煽动台湾问题,应该也会保持理性,期待会谈。

澎湃新闻:

高市早苗等与安倍亲近的人,还会关注和重提台湾问题吗?

中野晃一:

我想今后还是要随着发展状况来动态调整,我认为日本经济界也希望改善和中国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右派也许也有这种想法,在严肃的保守派中也存在希望修复关系的人士。

澎湃新闻:

自民党在本次参议院选举中大胜,修宪势力获得多数议席,接下来真正落实“修宪”的可能性有多大?

中野晃一:

个人认为修宪的可能性不高,可以被阻止。毕竟即使安倍担任首相期间也没有能做到修宪。2016年参议院选举后,修宪势力也曾获得超过2/3议席。

现在安倍不在了,修宪势力的议席足够也很难满足修宪的条件。首先,修宪势力主要包括自民党、公明党、维新会、国民民主党,这四个政党对于修宪的意见尚未统一,尤其是公明党没有明确表态,而且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的任期将在9月结束,目前党内干事长石井启一接任的可能性较大,换届之后很难想象新代表对于宪法第九条的态度会发生大转向,而且明年4月将会有地方选举,在此之前应该不会发生变化。维新会在这次选举中的成绩也不理想,也面临更换党代表的局面。从这个角度来说,四党难以达成一致推进修宪。

另一个原因是,修宪的民意基础并不坚实。尽管民调显示赞成修宪的民众占多数,但是对于岸田政府应当优先应对的问题,近期民调显示大多数民众都选择经济、社会保障和教育,选择修宪的民众仅占比约5%,选择外交和安保的受访者占15%左右,因此还没到非修宪不可的地步。

当下日元贬值,能源和食材的价格飙升,这时候为了修宪举行国民投票的话,可能会引起舆论反弹,所以我认为修宪的可能性不高。

(澎湃新闻实习生李心可对此文亦有贡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